大家都在搜

两年换了3个掌门人,单季亏损48亿元的阿里大文娱将何去何从?



  12月4日,阿里集团发出消息:原阿里大文娱轮值总裁杨伟东,因经济问题,正在配合警方调查。据媒体盘点,这是7年间阿里第七位涉嫌贪腐的高层。其中,阿里大文娱成为阿里“高层贪腐”的涉案重镇。

  早在,2015年7月前阿里影业副总裁刘春宁就因涉嫌商业贿赂,被深圳警方带走;2016年优土副总裁卢梵溪也经公安机关认定为涉及贪腐被刑拘;2016年阿里影业副总裁淘票票总经理孔奇,也因贪污受贿被警方带走;于今阿里大文娱最高层轮值总裁杨伟东也涉嫌贪腐,被警方调查。

  阿里大文娱四年间四位高管沦陷贪腐,创下了阿里集团内部腐败的新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大文娱成立于2016年6月,至今已经三度“换帅”,却依然在战略摇摆、整合不利、主业空心化的泥潭中挣扎,与腾讯大文娱遍地开花的红火局面形成明显反差。

  纸糊的阿里大文娱“拼盘”, 于今能持否?

  自2013年起,阿里布局了一系列并购、重组资本运作,历时5年形成从内容生产(阿里文学、UC头条)到投资发行(阿里影业)、票务流通(淘票票、大麦)、内容输出(优酷、华数)的业务组合,再加上阿里音乐(虾米、阿里星球)、阿里游戏、阿里体育等应用,试图打造一个马云期望中的“阿里大文娱帝国”。

  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阿里大文娱旗下的各个板块,包括核心战略业务,并非是由阿里平台内生发展而来,如大优酷、大UC、阿里影业、阿里音乐、大麦等基本都是通过投资、并购整合而来,这些来路不同、差异巨大的业务单元如何整合、消化,与阿里自己平台和文化血脉融为一体,一直是阿里大文娱和阿里集团均十分头疼的难题。

  

 

  (图片来源: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官网)

  在阿里大文娱宣布成立之后,首届董事长兼 CEO俞永福,充分发挥了其作为“开拓者”的整合才能,展开了阿里史上耗时最长、投入最多、难度最大的一次业务整合,初步建立起3+X的业务矩阵。

  正当外界以为阿里大文娱就此要进入加速发展的快车道之时,2017年11月,阿里集团却宣布俞永福卸任CEO,同时退出阿里大文娱。与此同时,阿里大文娱开始实行轮值总裁制,杨伟东担任第一任轮值总裁,引发业界猜测和普遍担忧。

  彼时,外界对于这个有着“优酷少帅”之称的年轻管理者,展开了诸多想象,大家都猜测他或许会就此成为阿里大文娱的接班人,俞永福战略的完成者。然而在过去一年里,杨伟东却表现平平,长期困扰着阿里大文娱的业务内耗和高成本运营问题,在杨伟东这里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杨伟东)

  于今,杨卫东的落马,再次为阿里大文娱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霾。

  两年来,阿里大文娱管理层动荡的也成为制约其发展步伐的硬伤。今年5月,阿里大文娱内部就曾进行过一次架构调整,此前担任阿里音乐CEO和大麦网CEO的张宇被调回阿里集团,由杨伟东兼任阿里音乐CEO,樊路远兼任大麦网CEO。在此之前的2016年9月,高晓松卸任阿里音乐董事长,阿里影业掌门人也经历了张强、俞永福到樊路远的更迭。此外,优土联席总裁魏明、阿里音乐CEO宋柯等核心高管也已经淡出阿里大文娱。

  在近两年多的发展过程中,阿里大文娱组织架构与核心高管更迭频繁,在这背后其实是商业模式与发展战略的不清晰。通过资本整合起来的阿里大文娱在泛娱乐领域的布局繁多纷杂杂,各个业务线各自为战、缺乏协同,在阿里集团过于强调整个文化娱乐集团的一体化协同的高压之下,发展的异常纠结。

  战略摇摆不定,“空心化”风险加剧

  阿里大文娱组建后,形成了一个松散的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各个业务均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然而,与高层人事调整不断相对应的是,阿里大文娱总体上一直处于战略重摇摆之中,业务单元之间内耗不断,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存在业务空心化明显加剧的风险。

  在2017年6月份的上海电影节上,俞永福正式对外宣布:阿里大文娱的定位是做产业基础设施,完成对用户、内容和商业三大产业的基础设施升级。显然,阿里大文娱希望通过基础设施平台,吸引更多、更好的内容到自己的平台上来获取流量和用户,但这种考虑也弱化了内容创作的重要性。

  在2017年9月19日举行的现场娱乐事业群成立发布会上,俞永福宣布,大文娱形成了3+X的业务矩阵,“3”分别是大优酷事业群、UC事业群和垂直事业群,X包括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文学等独立纵队。

  尽管,俞永福一再强调,”阿里大文娱以“富养女儿”的心态做内容。并坚持阿里文娱对优酷坚持“投入无上限”的原则,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优酷在这场视频网站烧钱来用内容抢夺会员的战役里取得胜利。但,实际上阿里大文娱做与基础设施相对应的流量渠道和做内容之间,其实一直摇摆不定。

  最明显的例子是,樊路远在接手阿里影业CEO之后,就率先澄清了俞永福提出的“专心只做基础建设”的说法。同时樊路远还重新强调了阿里影业的定位,“内容产出和基础设施一样,都会成为阿里影业双轮驱动中的核心一环。”

  

 

  (樊路远)

  战略游移、高层动荡带来最明显的后果是阿里大文娱的整体业务的“空心化”风险,阿里大文娱布局广泛,但是在阿里文学、UC头条、阿里影业、淘票票、大麦、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体育一大堆庞杂业务之中,很难指出到底哪项业务才是阿里大文娱的核心业务。

  即便在俞永福当年官宣的“3+X的业务矩阵”中,其引以为傲的大优酷事业群、UC事业群和垂直事业群里,优酷在视频网站激烈竞争中,已经明显落后于爱奇艺与腾讯视频;UC事业群核心产品UC浏览器市场份额也面临QQ浏览器威胁;在布局最早的数字音乐领域内,阿里音乐的市场份额反而一再减少,被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甩在身后;阿里影业和淘票票在电影发行和票务领域,也远远落后猫眼;阿里文学更是被腾讯阅文集团全面超越。

  阿里大文娱“拼盘”规模庞大,但各业务都普遍“大而不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一被碾压超越,存在明显的“空心化”风险。

  杨伟东上任以来,其关注重点依然在其赖以立身的大优酷事业群上,优酷不仅斥巨资拿下了世界杯直播权,还大手笔地开始做自制,奋起追赶腾讯视频、爱奇艺。但这同时也暴露了另外一个问题,即轮值总裁该如何跳出舒适圈,尽快找到局部与全局平衡发展的接洽点,并进而找到整体的破局点?

  但至少从当前情况来看,未来一年樊路远依然任重道远。

  难止巨额亏损,拖累阿里资本市场表现

  自成立以来,阿里大文娱就屡被诟病大而不强,在频繁的战略和人事调整背后,是阿里大文娱面临的艰巨的业务整合压力和日益严峻的业务盈亏压力。

  在2017年上海的优酷秋集活动上,俞永福曾公开表示,阿里大文娱以“富养女儿”的心态做内容。对优酷坚持“投入无上限”的原则,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优酷在这场视频网站烧钱来用内容抢夺会员的战役里取得胜利。在2017年底张宇(语嫣)掌管阿里音乐并成立现场娱乐事业群后,也放言“音乐要富养”。

  阿里大文娱“富养女儿”这句话既是为了鼓舞士气,也是让当时根基尚薄弱的大文娱板块对内稳定军心、对外聚拢资源和合作。但这种心态,也同时带来对资本无节制的滥用和持续的财务亏损,也为“高层贪腐”提供了温床。

  当提出“富养”的俞永福转身离开,而阿里大文娱的烧钱继续。根据阿里今年陆续发布的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大文娱板块累计亏损了107亿元,成为阿里内部的亏损王。

  根据阿里巴巴集团财报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阿里大文娱营收40.63亿元,运营亏损达31.96亿元;2017年第四季度,阿里大文娱营收54.13亿元,运营亏损达38.28亿元。而在阿里巴巴最新财报中显示,本季度阿里大文娱亏损最大,达到48.05亿元,较2017年同期亏损增长近15亿元。

  阿里大文娱越发严重的资金亏损也拖累了阿里集团在资本市场中的表现。2018财年,阿里巴巴集团电子商务主业的营收与利润虽然保持了40%以上的高速增长,但在衡量电商业务最重要的业务指标GMV上,阿里巴巴只有22%的增长,这个数字要远低于京东商城与苏宁易购等竞争对手。

  目前来看,阿里大文娱的烧钱阶段还远未结束,但近日阿里集团仍是斥资12.5亿港元大量买入已在港股上市的阿里影业股权。阿里影业在4年间蒸发了近7成市值,从最高800多亿港元缩水至339亿港元。阿里集团此举,一方面是为了维持阿里影业的市场估值,另一方面,或是看到了港股在11月的强势回暖——截至29日收盘,恒生指数已经涨近6%,试图底部持仓哄抬股价。

  但对于阿里大文娱集团来说,无论环境如何变化,其自身挑战依然严峻——主营业务空心化风险加剧、财务亏损幅度增大、骨干人才不断流失、战略方向摇摆不定.....虽然阿里集团一再对外强势宣示其文娱产业仍保持着十足的决心,但阿里大文娱面临的困境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恐怕很难在短期内通过资本支持和人事调整得到改观。




上一篇:胜家罗兰窗帘布艺唯有合适才能拥有属于自己家居温情
下一篇:BTUE交易所是什么?有谁知道BTUE交易是否靠谱?
罗马尼亚在动荡的时候掌舵欧盟
湖北建有高跷房屋,展示土家族文化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